24小时咨询热线

139-8061-6860

您现在的位置是:成都企业顾问网>公司法 > 公司治理 > 正文

“宝万之争”中万科的得与失: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争夺的法律问题研究(三)

来源:成都企业顾问网   作者:未知  时间:2017-10-10

 

(二)公司章程上对反并购策略的预留不足
  万科在此次“宝万之争”前期走得步步艰难且现象环生,与其在公司章程中对反收购预防性策略的相关条款的设置空白也不无关系,该类条款的缺位,使得万科无法在直接将“野蛮人”拦在门口,只能在其发起进攻之后再予以反击,被动地位可想而知。行文至此,不得不提及与万科境况相似的另一家企业中国宝安集团,2016年6月29日,也就是在宝万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之后,宝安集团在股东大会上,高票通过对公司章程修改的议案,其中两项反恶意并购条款成为此次章程修订的重要亮点,业内分别称之为“金色降落伞”和“驱鲨剂”。
  其中在其新修订的章程中便加入了两项反恶意并购条款,这两个条款被业内称为“金色降落伞”和“驱鲨剂”。
   所谓金色降落伞,是指目标公司与其董事及高层管理层、中层管理人员或普通员工在相关条款中约定,在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时,该人员不管是主动辞职还是被动解职都将获得巨额补偿金。具体到中国宝安集团的公司章程中,大致内容为:“当公司被并购接管,在公司董事、监事、总裁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任期未满前如需中止或解除职务,必须得到本人的认可,且公司需一次性支付其相当于其年薪及福利待遇总和十倍以上的经济补偿;上述董事、监事、总裁及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已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在被解除合同时,公司还应当按照《劳动合同法》另外支付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由此可见,金色降落伞也是通过向公司相关人员支付巨额补偿金来提高收购方成本的思路来实现阻碍收购方收购的目的,但该举和上文中提到的“毒丸计划”一样,如果补偿金太少,不足以阻退收购方,太高则会遭到有违《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中“侵害股东利益”之嫌。此次中国宝安在深交所对其质询函中,被明确要求说明此次修改“是否存在限制股东权利、损害股东基本权益的情形”。因此,在适用该策略时对补偿金额的把握也需要深思熟虑。
   另一条是所谓的“驱鲨剂”,主要是指在公司章程中设立一些条款,增加收购者获得公司控制权的难度。而中国宝安增添的“驱鲨剂”具体条款如下:“在每届董事局任期内,每年更换的董事不得超过全部董事人数的四分之一,如因董事辞职,或因董事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及本章程的规定被解除职务的,则不受该四分之一限制”,“董事局中的职工代表必须由本公司连续工作满五年以上的职工通过职工代表大会民主选举产生后,直接进入董事局”,相较而言,“驱鲨剂”对反收购的阻碍力度较小且较温和,但尽管如此,中国宝安通过上述条款的增设,对于董事会的稳定和公司管理决策的连贯和稳定还是能够起到了更为有力的保障作用。
   可以说,中国宝安此举,很敏锐地吸取了万科的教训,未雨绸缪必将不同程度上的降低自己陷入类似“宝万之争”的风险之中。除了中国宝安此次修改章程所运用到的两个主流的反收购策略,还有焦土政策、讹诈赎金等策略,但都和毒丸计划一样,把握不当有违我国现行的《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中的相关规定,因此,使用较少。
   历时近两年的“宝万之争”就公司治理为社会各界上了很重要的一课,不管是这场争夺中的各方得失,还是反映出我国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的博弈较量,都将作为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写进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的进程中。

 

分享到: